zixiuxiu

一个沙雕。
我爱恰cp,不爱掐cp
雷我的人请走叭。

【刀乱】当冲田总司来到本丸

*我都不敢说我是个甜饼选手了,还没开始我就快哭了

*cp向为冲田组,仍是我流无攻受冲田组。

*这里是一个bug设定,为了冲田总司能来到本丸,冲田总司就变成了付丧神,刀男是刀的付丧神,冲田总司是人的付丧神。

*冲田总司完全ooc注意

      困得不行的婶强打起精神,一本正经地坐在只有在同刀男商量出阵或者是面见一些正经人才用的书房里,等待着来人。婶睡的迷迷糊糊却被狐之助叫起来说有一位重要的人物要来本丸,他马上就到了。婶不耐烦地抓抓腿上的布料,嘟囔着这什么人呀,偏要大早上来,还咕我这么久……

      狐之助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阿路基,大人已经到了。”婶再次强性驱逐睡意,坐直了身板。当看到来人时,她不由自主的喊出了声:“总司!!”
来人正是清光安定的前主――冲田总司。冲田总司弯弯眉眼说道:“审神者大人居然认识我,真是
意外呢。”听到冲田总司叫自己大人,婶连忙摇头
:“不要叫大人,叫子休就可以了。狐之助,你来说一下怎么回事。”“冲田大人现已是半灵体状态,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时之政府正在调查,冲田大人将住在本丸里。”狐之助应声上了桌子,开口说到。“住多久?”婶快速接问到,旁边冲田总司若有所思。狐之助说:“应该是永久的,恭喜阿路基多了一六花~”“欧耶!!!!!”婶开心的显出了原型,她现在开心得要炸了。冲田总司在旁边,虽然没有听懂,但是看审……子休很开心,应该是很喜欢自己呢,真是太好了。“啊,总司请跟我去一个地方。请保持安静哦,一方面是要给你们一个惊喜,一方面本丸其他的付丧神都在睡觉……”

“笃笃”没等婶说完话,敲门的声音打断了了她的话,“阿路基,您怎么在书房?”冲田总司好奇道
:“唉?这是谁呀?是人还是付丧神?”“是付丧神哦,是一期一振。你也不认识吧?”“是的,也是刀吧。”“阿路基,您在和谁说话?”“一期,你进来吧,给你见见新人。”“失礼了。”一期一振见到冲田总司后,愣在了原地,他发出疑惑:“阿路基,他怎么跟我们不一样?”

婶用手划了几个无意义的圆圈,弄的颇为神秘。她缓缓说道:“啊啊,因为总司他不是刃呀?他是人哦,不过他是人的半灵体状态哦。”一期一振懂了。

          婶让一期一振叫全部付丧神起床,新选组的不用,婶要带着冲田总司去看看他们。婶带着冲田总司慢慢踱在走廊上。太阳刚刚升起,与不远处的枫叶耀得人不能直视那一片地,它们跟婶的红艳的裙子又形成了一道艳丽的风景。“本丸的景色很好,不是吗?”“是的呢,在这里生活真的是一大享受。”踱着踱着,直到狐之助发声:“阿路基,走过头了。”刚踏出一只脚的婶,被迫用一个别扭的动作踏回目的地。

           婶来到门口,她转头,做了一个安静的动作,冲田总司点头回应。婶拉开门,太阳光映着婶的裙子,差点闪没了清光和安定的侦查。“起来了!给你们一个天大的惊喜!快点!!”安定抱着清光,迷迷糊糊的说到:“别,不要,我不要!”“哦?
冲田总司周边不要了?”冲田总司几个字印在了每个人的心里,也印在了冲田总司的眼里。安定微微睁眼,看见了一个模糊的新选组羽织,“阿路基,最近有新选组的新刀了吗?”待他真正睁眼看清那个“新刀”的时候,他愣了一下,等确认这真的是冲田总司,这真的是活的冲田总司,不是梦的时候
他冲过去抱住了冲田总司。清光摸摸身边空了一片,他也清醒了,当看见冲田总司的时候,他呆愣在了原地,刹那后,他也扑了上去。婶默默的想到:说不想冲田总司果然是假的……更何况你们这些对原主拥有着强烈感情的刃呢……?

           婶无奈的说:“好了好了快起来,洗漱一下,马上要全员开会。我会解释总司的事。把你们的眼泪擦一下,别把我惹哭了。我带总司再逛一下本丸。”说着就领着总司走了。

           她带冲田总司逛了一下本丸,让冲田总司对本丸里面的刀有大概的概念了,她就带冲田总司到院子里等全员来齐,给大家介绍一下冲田总司。等着无聊,冲田总司就和婶聊起了现世和本丸。“现在啊……变化很大呢,在壬生狼之后,刀就不怎么出现在战场上了呢。”……“这个本丸里面都是来着各个时代的刀哦,大家关系都很好。”……“清光和安定就跟你和土方一样哦,虽然吵嘴,但是对方还是很重要的,关系也好。不过他们的关系更好哦。”“那就好。他们两个都闹。”“遗传谁的呢?做为上梁你也该思考一下了吧。哦呀,人齐了,起来吧,我给他们介绍一下你。”婶起来拍拍裙子,
站直了。“今天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新选组的冲田总司,不过他现在是人的半灵体。”
“我去洗个脸,有事你们问总司吧,总司可以吗?”“可以的哦,你去吧。”冲田总司仍是笑着的,不过婶感觉他的笑是苦涩的。就跟那段历史一样苦涩。婶蹲在他们看不见的走廊里,默默的回答着刀男们的一个又一个问题。她不敢在清光安定和总司的面前回答那些会令她哭泣的问题。“总司你最喜欢吃什么呀?”“是金平糖哦!超级甜!”“总司原来喜欢吃糖唉!”“总司要不要吃糖,虽然不是金平糖,但是还是很好吃的!”……“总司,安定跟你好像哦!”是啊,安定活成了总司的模样。“是很像唉。”“总司你怎么来了?”“不知道,时之政府正在调查。”……突然安静了下来,婶好奇的瞟了一眼,发现冲田总司正和那群小短刀加一个鹤球计划着怎么捉弄人,那些老爷爷在喝茶,剩下的在无所事事。“我回来了,相处的怎么样?”“很好哦!总司他超级温柔!”“啊,确实温柔呢。我也没什么好说了,散会!”散会后,冲田总司到婶给他安排的房间去,却发现某两只红了眼的家伙蹲在里面 ,

等着冲田总司。冲田总司走过去,摸了摸他们的头
,问到:“我不在的时候,你们有没有变强呀?”
安定狠狠点了点头。清光故作镇定的问冲田总司他有没有变可爱?冲田总司说他很可爱很可爱。清光憋不住了,他跟冲田总司说:“既然觉得我可爱了,就不要再离开我们了,好不好?”冲田总司的笑脸在刹那消失了,他靠在两刃的肩头上,也红了眼。

    “我不会离开你们了,绝对不会。”

         

【刀乱/安清】一辆AO破车

❗发情期注意

❗特别辣鸡的一篇车

❗结尾有生子的一点点内容,雷者慎入

这辆车十分之傻,勿喷!!!

不知道自己怎么写出来的

【刀乱/非all婶】婶子来刀男房间里住一晚吧(1)

*呜呜呜我再不更就又要掉粉了呜呜呜

*此篇为冲田组(青涩小情侣)

*我流互怼安清安(此篇偏安清,清安食用无差)

*不会搞合集,你们将就着看吧。

*一切出场角色都按我有的刃来说

*先后顺序不是按喜好来的,只是哪个我有画面了就哪个       

*写跑题了!😱😱😱

        “唉????”当刀男们听见婶说要在每振刀的房间都住一个晚上时,都震惊了。婶子一个女生时,这么可以在这么多的男性付丧神房间睡觉呢? 药研第一个说出了众人的想法;“大将,不好吧?毕竟你是女生啊。”本来这是一个很好的说法,但是咱怎么能就这么点眼见呢?,“没事,都是兄弟嘛……”婶一副你们不让我这么做,我就跳刀解池的样子。         

     最后大部分刃都同意了,剩下的是随便婶(比如说大咖喱,“反正我不打算跟你搞好关系”)     

   既然都同意就可以造作啦!当然第一个肯定是近侍加州清光的房间啦。    

    

      婶和全本丸的刀男们一起吃完了晚饭,做完每天的分工,派了四号机去远征之后便抱着被子和软乎乎的娃娃去了清光房间 。

        别看婶小小个的,力气可不小,一个人将被子什么的全搬进清光房间。安定和婶子已经聊了起来,婶很喜欢冲田总司,便缠着安定问。安定都是一边感叹一边回答。清光被落在了一旁。清光注意到了阿路基的东西上。暗叹阿路基也太爱樱花了吧!和服和被子、枕头上面都是樱花,但是不花哨,给人一种淡雅的感觉。还有两个分别挂着红和蓝流苏的本子,很眼熟,清光在阿路基房间看见过。         

       婶也注意到了,马上哒哒哒地跑了过去:“唉清光你要是没看它我都忘记了。呐,这个是你的,这个是安定的,你们要多写日记,我会看的。”清光眼睛都亮了,他看见阿路基在扉页画的他了,那是他在走廊上横趴着,看着什么东西的样子,眼中闪着光。旁边还有一抹蓝。他也看了看安定的,也有画像,也是安定看着旁边趴着的人,笑得开心的样子。他拿着本子,问婶,这个是什么时候画得。婶慢慢回忆了一下,敲了一下手,说到:“是那次烟花祭啊!就是你拉着安定涂了指甲油那次啊!”清光也敲了一下手:“对哦!”安定也敲了一下手。婶和清光都转了过去,好奇安定想到什么了。安定笑了笑:“我就是看见你们都敲了一下,我不敲敲好像有点过不去。”       

      清光做为婶的初始刀,在本丸呆得最久,知道的也多,比如婶当初打本能寺,居然打了很久没打过去,后来想了想写了一篇屠本能寺,还很血腥。安定也知道婶当初没打过本能寺的事,但不知道阿路基写了一篇屠本能寺,还血腥。婶看着自己幼稚的破事被扒得这么完全,拿起了短刀手合用的木刀(我不知道哪来的),对着他们说了一句游戏语音:“首落死吧!”安定哭笑不得:“阿路基你能不能不要拿我游戏语音来威胁我们俩啊?实在不行,威胁这个家伙行不行?”安定指了指清光,清光爆出了黑人问号“???你不是我认识的大和守安定!”婶调笑了一句“对,他是大和守不安定。” 清光觉得这个称号很好,以后打算就这么叫了。            

            就这么闹着笑着,转眼便到了睡觉时间,清光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委屈的抱怨道:“啊,阿路基好不容易跟我们有这么好一个接触机会!这么早睡!”婶笑了笑:“你们明天内番好好做,我就允许你们晚一点睡,如果内番又偷懒,我就再也不开设这种机会了。”安定又补一刀:“都是这个家伙偷懒啊,他要是努力就可以啦。”清光瞬间炸毛:“你不要在阿路基面前说一些抹黑的话行不行!!”“我说的是事实好吧!”“才不是呢!”婶看了看他们,突然轻笑一声,清光和安定瞬间互视一眼,安静了下来,正好奇婶为什么笑,“你们虽然这么闹腾,但是也是要共同度过刃生的啊,不像我,远不及你们生命来得长远。”顿了顿,发现自己的话不太适合现在说,转口便道了歉:“对不起啊,有点脑抽了。”清光安定“哈哈哈”的笑了,用笑掩盖了眼底的悲伤。

      “无事无事!阿路基不用这么在意,毕竟我也是您的初始刀嘛。不会因为这个而打乱现在的生活”清光拿出了近侍的稳重,说得仿佛他真的不在意一样。安定也拿出了自己最大的本事,让气氛变得不那么尬。

           在清光对冲田总司的一顿补充下,婶愤愤不平的抱着娃娃,脸埋在娃娃中,声音闷闷的,发出一声感叹:“啊――冲田总司那么好――温柔又……唉!谁关灯了!”安定笑得一脸无害,垂下了手

,装得像不是他干的一样。“行吧!清光你先过来。”清光慢慢地挪出被窝,爬到婶面前。“啾”

清光摸着脸,呆呆的愣在了原地。“晚安吻啦晚安吻,安定你过来。”安定做好了准备,拍了拍脸“来了。”婶捧着安定的脸也轻轻亲了一下。安定的耳根红炸了。

             婶看了看这俩纯情的娃,勾了勾嘴角,回到被窝,躺下睡觉。

              在婶躺下睡觉后一会,婶听见了清光支支吾吾的向安定要晚安吻:“那……那个不……安定啊……晚晚……晚安吻……”安定手足无措地凑过去亲在

了另一侧。清光看见安定亲了,也缓缓地移过去“啾”了一下。

              一旁的婶“诈尸”了:“哎呦~”像极了在大街上看见恩恩爱爱的小情侣秀恩爱一样。这可把清光安定吓得不轻。“阿阿阿阿路基基!!!!您不不不不你是睡了吗??”把清光吓出了口吃。安定一把抱住了清光,也吓得魂不附体。婶却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到:“哎呀,你们啊,要秀恩爱就好好秀,不要遮遮掩掩的。婶的那么多冲田组R18不是白看的。”听完这么一番话,他们俩个齐刷刷地躺下了,露出来的耳根齐刷刷地红了。婶把床铺往旁拉了拉,说到:“好了,现在你们可以牵牵小手,摸摸大腿了。”说完就睡。

               我要说今晚三个做春.梦的你们信不信?其中一个做的春.梦不是以自己为主角的。

【黑篮/all黑】那些年可怕的新生

*奇迹黑,微火黑

*师生play~

*年龄操作注意

*放了半年没有码的睿智短篇

*私设如山,注意食用

*复健短篇

  

    城凛中学的学生们发现了一些大变化,细思极恐的大变化。比如:量角器玩得贼厉害的aho青峰不敢再去骚扰人了;王八之气(雾)最高境界的中二赤司不再中二了;大型发光机变成了大型犬……这一切是为什么呢?

    因为一个一年级新生――黑子哲也。

    本来往讲台上站一节课都没有人会注意的小透明被宠上了天,但是他本人很困扰呢。因为奇迹们加个火神都调到了高一六班来教书了啊!

   

    于是――某aho老师(此处打码)在数学考试上想告诉黑子答案,可黑子超级正经的拒绝了,并找来了赤司。赤司一边嘱咐他们好好考试,一边抓着aho说着一些“都跟你说了黑子会困扰的啊!”之类的话。顺手剪了aho的一撮刘海。

    黑子连下课都不安宁。路过老师办公室总会遇上紫原,然后被投喂,再然后就被绿间又抓着一顿说。说得路过学生都对绿间望而却步了。

    不过黑子看书时拿不到书,会有同年级的火神帮忙,但是又会被奇迹针对的很惨呢。

   

    那些看不惯黑子的不良少年本来想把黑子先堵着打一顿,但是被尾随的奇迹们打了个半残。


    真好呐



其实我也想宠黑子,但是我一打不过他们二没他们高,所以无法实现啊。^_^


闲来没事,做了一个黑篮相关的。
一丢丢all黑

【挂人】

可怜我的三观,又一次被刷新了。

杰园rz越来越多了呢~

还盗别人太太的号,把别人作品全删了……这小rz说自己是初二……这错别字,估计早教水平。

这种小sb,来LOFTER一个,骂死一个。

这种狗就应该问候全家。

置顶


叫子休就行。

会自称婶

不要在我的作品下ky,我极度讨厌ky

主厨王者、刀剑、魔道、黑篮等。

吃的CP又多又杂,对家CP也会去尝试(除非极雷)

几乎不吃bg

吹爆第五人格
锤爆第五ky

❗雷点:杰园,白昭

我是绝对的杰园黑

讨厌抖音,混小破站,爱死那个小破站了。

在B站、刀剑乱舞、王者(暂退)等地方,看见“本攻蓝忘机”的ID,那基本就是我了,欢迎捕捉。

不定时会更点辣鸡段子或者杂文,没有定下来的更新时间,一切随缘。
奢望文画双兼。
特别变态,脑子里经常有很多黄色废料,偶尔会写出来。

有点内向,但是聊好了还是好相处的。

【all亮】甜

*微量婵亮

*突然诈尸(说好退圈来着)

*短小注意

     


     诸葛亮,作为一个又帅又有智商的军师,无论是在峡谷还是日常,都是有许多迷妹迷弟的。其中,蜀国的、东吴的、甚至大唐的,多的要死(包括你们:)


       


    像打游戏的时候莫名被表白此类的事已经不常见了。修罗场也是常见的不行的。像某场游戏被某著名舞姬表白了,然后某个常年有绿帽子的先生有怒不敢言,只能狠狠地瞪着军师。


  


 


     但是军师感觉很奇怪:别人的粉,都是想给ta生孩子,不管男女。而他,诸葛亮的粉,都是想*他。


   


    不过,一些粉不一样,ta们是想人别人*了他,轮着*,越惨越好(比如我:-C)